当前位置:首页 > 陶业资讯 > 深度分析︱复盘金牛陶瓷十五年,可怕的是,倒下不是因为经营模式落后! > 正文

深度分析︱复盘金牛陶瓷十五年,可怕的是,倒下不是因为经营模式落后!

发布时间:2018-09-05 09:18:09 编辑:陶姐 整理: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品牌网
分享到: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据媒体报道,江西金牛陶瓷集团已经在9月2日向总部所在地江西上高县政府申请破产。

    当天下午3点金牛陶瓷上高县工厂停产。破产的原因是因为资金链断裂。截止到宣布破产之时,金牛陶瓷在上高的工厂有大约600名员工,金牛陶瓷厂拖欠工资总额达1450万元。

    而据当地政府的消息:金牛陶瓷集团目前正在走破产的司法程序,需要时间,通过变卖公司资产以首先补发所拖欠的工资。

    第一个十年:屡创“第一”

    2003年3月,佛山金牛陶瓷有限公司江西生产基地在江西上高县工业园开建,而此时佛山大多数陶瓷厂根本就没有走出去的想法。

    2003年7月,机会降临。金牛的股东们迅速出手,一举拍得了曾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中期名躁江西、湖南两省的上高瓷厂。

    改建后的金牛生产基地占地面积200余亩。一线,生产欧式西瓦;二线,生产300×450的内墙砖瓷片。

    金牛陶瓷现任董事长李平早年是做陶瓷色釉料的。2003年他从佛山北上到江西,营运金牛陶瓷品牌。那时候的“北伐”,困难重重,采购一个专用配件都要坐飞机或搭火车去佛山。

    江西产区的情况与佛山产区的完全不同,佛山是做全国乃至全球市场的,而江西产区因为交通条件的限制,市场辐射范围有限,并且客户需要的产品附加值不能太高,如何面对这种市场环境?

    为适应环境,金牛陶瓷迅速开启本地化模式,采取点对点的模式,深入乡镇,深耕三线、四线城市。由此,金牛陶瓷成为一个典型的城乡品牌。

    2007年7月,金牛陶瓷公司签下了萍乡市高坑工业园300多亩生产基地。次年6月,佛山金牛陶瓷集团大成陶瓷科技有限公司顺利投产。

    这一下,金牛人抢占了地域的要塞,牢牢控制了欧式瓦通往湖南的市场。将高安产区的欧式瓦生产厂家抛到了身后。

2008年下半年,公司再度出击,增建萍乡生产基地第二条生产线,生产仿古地砖。2009年4月上高生产基地三线、四线厂房建设亦将峻工。

    辛勤的耕耘带来丰硕的成果。到2012年,金牛陶瓷现在拥有8条生产线、3个生产基地(江西上高、江西萍乡、湖南岳阳)、4个品牌,产品覆盖仿古砖、瓷片、西瓦,创造出5亿的年销售量,成为“泛高安”新兴产区的一个建陶巨头。

    而且,在创造营销规模的同时,“创新”这根主线一直贯穿金牛陶瓷发展的十年过程。正因为如此,金牛陶瓷也创造过很多辉煌的“第一”。比如,生产出江西产区的第一片大规格瓷片,生产出第一片西瓦,生产出第一片不透水的大规格瓷片,第一家运用辊筒、软辊筒做内墙砖,第一家将全抛釉产品推向市场……

    最近五年:一路狂奔

    作为从佛山走出去的陶瓷企业,金牛陶瓷一直坚持“佛山陶瓷的思想,(江西)本土化运作”的模式,历经十年的发展,名冠江西产区多个第一的同时, 2012年的销售额达到5个亿, 

    2014年初,作为江西产区全抛釉的首位企业,金牛陶瓷又领先做微晶石,开启江西产区产品创新、升级的新篇章。而金牛陶瓷自己也迎来一轮快速发展。

    自2014年开始,李平为解决产能的问题,在江西产区率先尝试“以租代购”的方式,先后租赁湖南临湘某西瓦企业、高安新红梅陶瓷。

    2015年又租赁了抛光砖企业恒辉陶瓷、百纳陶瓷生产线,月产能扩大了近十万平方米。但当年,有媒体报道说,“李平在江西上高拥有至少300亩土地的储备,随时准备扩建生产线。”

    但值得玩味的是,接下来,李平始终没有导入“重资产模式”——自建工厂。事实上,金牛陶瓷此前,对新美陶瓷临湘厂均是以租赁的形式获得产能支配权。只是围绕着临湘厂,双方在2015年还打过一阵官司。

    时间到2017年,金牛陶瓷“轻资产模式”产能扩张速度继续加持,全年连续租赁高安恒辉、萍乡百纳及万载一企业的仿古线,最终成为拥有高泗溪、萍乡上栗、湖南临、高安新街、萍乡湘东、万载工业园等六大生产基地,生产线15条,年产值达到15亿,企业员工近3000人的企业集团。

    一路狂奔的结果是,金牛陶瓷跻身江西产区本土品牌产能全十名。排序大概是,太阳陶瓷、瑞阳陶瓷、华硕陶瓷、罗斯福陶瓷、金凯瑞陶瓷、金牛陶瓷、东方王子陶瓷、金利源陶瓷。

    “佛山陶瓷思想”的失败?

    2013年1月17日,在金牛陶瓷集团十周年庆媒体见面会在江西宜春锦绣山庄成功举行。李平第一次为自己的企业大规模搞庆生活动。

    在这次会上,李平也是第一次当着媒体的面总结金牛陶瓷的成功秘笈——“佛山陶瓷的思想 本土化运作的新模式”。

    “不断被模仿,从未被超越”,这也是李平对15年来金牛陶瓷在江西差异化生存的一种带着满满自豪感的总结。

    “创新”、“差异化”确实是“佛山陶瓷的思想”。而“本土化运作的新模式”指什么?所谓“本土化”,包括销售区域化、渠道下沉、低成本、低价格,以及规模化和非品牌化等等。“新模式”又是指什么?传统的“本土化”模式,低成本、低价经常必然伴随着“低质”和“低服务”。

    在2013年十周年庆典的时候,李平曾经坦承泛高安陶瓷的软肋是“售后服务”跟不上。很多时候靠强行换客户来逃避这一问题的解决。

    杂交模式的奔溃

    另一个重点是,所谓的“新模式”,就是否包含轻资产的“租赁经营模式”?这种模式能快进快出,但是,也有一个明显的缺陷,那就是产品跟风可以,但是要做需要沉淀的原创则很难。所以,从这个意义上看,金牛陶瓷所秉持的思想,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佛山陶瓷的思想”。当然,不可否认,快速跟风,大胆跟风,也是佛山陶瓷产区的一大特色。

    历史的镜像有时候非常有趣。比如,2012年,高安的太阳陶瓷把设在佛山陶瓷总部基地的营销中心搬回高安。而第二年,新明珠集团则把其在高安基地的品牌德美陶瓷营销总部搬回佛山华夏陶瓷城。

    显然,前者“回家”是因为不适合“佛山模式”,而后者“回家”,则是不适合“高安模式”。这似乎都可以理解。

    金牛陶瓷的模式,按李平自己的说法,就是一种佛山与江西(高安)杂糅的模式。这种模式中“佛山基因”,令其创造了10多年的辉煌。但是,在当前变化了的市场环境,其模式中的“本土基因”,因为迅速的病变,最终导致了现在整个模式的奔溃。

    现在反思金牛陶瓷失败的原因可能很多很复杂,但唯一具有亮点的“轻资产“模式恰恰是李平自己没有总结到的(他的“战略盲区”?)。“轻资产模式”能够跑得很快,进得快,出得也快,但或许令李平始料未及的是,今年一开年的市场形势陡转直下,这就令金牛陶瓷完全失去了腾挪的时间。


    本文链接:http://www.taoci10.org/news/100012181.html